学术平台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 文化长廊 >> 文学天地 >> 断 章

断 章

作者:蒲建勇浏览次数: 日期:2012年11月9日 08:38

断    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司空轩浪
你站在桥上看风景
看风景的人在看你
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
你装饰了别人的梦
 

【回来】

就着车灯浅浅的光亮,我们犹如船行大海般,仿佛被一种奇异的力量牵引着,缓慢而又艰难,却又从容地,在这广阔不知的世界中,一路向前。
 

【两岸】

我们的时间何其短暂,在这即将燃尽的光芒,转瞬即逝。在一切归于熄灭之前,我很想与你一同看这一场烟花,也许我们彼此的烟花,会在我们彼此的视网膜上留下印记 ,让我们有理由从此藐视黑暗。

【爱过】

鱼又再次出现,说:人的一辈子就是生与死啊!

我答,还有爱,在生与死之间。

她答:在之外。

【深埋】

在真实的时间之旅中,也许得再遇一轮色彩缤纷的彩虹,如天国之桥,架起人心与心的隔绝。我们可能分离,也可能在坎坷中,找到了另一种超越时间的礼物——不用相敬如宾,却是相濡以沫的爱。

【返程】

那个下午的天空,特别湛蓝,水杉的枝叶细致而金黄,灿烂地映在晴空之下,虽是冬季带来的枯,那金黄却如此抢眼绽放。那落叶,细小的叶,如羽毛般片片飘落,却如春日杨花般柔美,生命的枯荣,究竟要怎么去看呢?

【流年】

缘分未可知,若有一天我先离开人世,她便也只能在楼下的快餐店里,寻求她肠胃的慰藉,不知和她续弦的人,是否会在夜半厉声斥她,睡着了就不饿了。
 

【豪情】

张哥 说,他最爱飞机夜航,在空中俯瞰夜景,这个视角犹如神的眼睛,每个灯光下都有一幕幕人情百态,但于这里看来,却只是浩瀚世界中微尘般的一粒,何苦,何必。
 

【幻境】

也许这就是这个梦幻之城对世人的诅咒吧。人在这世间走这一遭,也许本来就为历尽坎坷而来,也许本来就无福消受过于纯粹的美好。太过完美的时光,想握在手中,很快就灼伤了我们脆弱的掌纹。
 

【平凡】

这就是我们的生活了,•你可以说它平庸,你可以说它单调,但是,它就是这样反反复复地铺陈着我们生命中的喜怒哀乐,渐渐地让我们彼此的爱,堆积得厚重。

【外公】

外公的过去到底是怎样的,没有人能够讲述,只能用一个规律来推断,能安于在这里生活的人,却是希望丢掉自己过去的人。但是过去如一个惯性磨盘,动不动反滚过来,压住了人们的现在。

【世界】

原来天地再大,世人再多,我们只需要一个人的笑容,就足够了。

即使一生中的所有时间,每一个旁人都给你反对、嫌恶,或者漠视,只要有那个人跟你走在一起,对你微笑,予以肯定,那就可以是整个世界。

【恍惚】

真的不知道,命运是什么,只是觉得恍惚。我们像一些碎叶,飘荡在时间和空间的河流中,从站台到站台,从旅途到旅途,不知来处与去处。

旅途是精彩或惨淡的,站台是值得纪念的,而目的地却毫无意义。

【信仰】

人膜拜的神高高在上,人们或焚香或祷告,如果因此找到了自己心目中的神,即使是四肢纤弱的蚂蚁,也能够为世人衔起一片补天的石。

我们点燃自己的生命为炬

凭那微弱的光亮,沿着自己心中的方向孤独前行

某一天

无论我们失散在这个世界的哪个角落

无论我们在此岸或彼岸

我们还会相遇

雨季,应该都会过去吧••••••

 

不久前告诉某人,我乃一乐观的悲观主义者,这个词或许藏有不少贬义,一个想要靠自己努力去冲破某些东西的人,却迟迟不肯放下那些无知的失望。不过,换句话讲,这又有什么关系呢?没有完整生活的人,总能够找到一些残存的片段来加以弥补。人生是不应该停止的,纵使心中的阴霾久久无法挥去。

所属类别: 文学天地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